军情观察室直播

军情观察室直播

至于用药之法,甘酸者可取味,而苦辛者必取气,气走而味守也。询方于愚,为拟此汤。

 服后半日许,乘其气息稍平,急进大剂人参,入竹沥、姜汁、童便,啐时中分三次服之。若气热血实,则不免有胀满冲激之虞矣,而可复以芎、归助热而增实乎?气虚血热,更不免腾沸躁扰,缓纵不任而下堕矣,而可复以芎、归耗气而温血乎?故气虚血热胎动下漏者,急用甘寒、苦寒,助以补气生津,使血定而筋坚,力能兜举,其势渐缓;再看有无凝血,于补气清热剂中,略佐行瘀,便万全矣。

其意侧重在寒,是串说,非平说。以此推之,凡喘咳病剧,及一切痈疽、跌仆、失血诸证,见此脉者,若兼涩结至而不一,即短期至矣。

虚寒而脉数者,元气不能安其宅,如人之皇皇无所根据也。又加丹参、当归各三钱,服至十剂腿愈,月信亦见。

丹皮之苦,不敌其辛;桔梗之辛,不敌其苦。 夫痰饮既已窜入经络,断不能复化精微,从此败痰流注,久郁腐坏,而痈痿、瘫缓、痹痛、偏枯不遂之根基此矣。

又有身俯不抑,四肢蜷曲,头膝相抵者,在新感为邪中阳明,在久病为阳虚竭。近医只用清凉浇灌,枉死累累,真可悯也!读张石顽劳损门治案,悉仿乌、虫之义,攻令便血、吐血,使瘀尽而病除;又有用辛温透表之法,使汗出而邪尽,真开千余年之蒙昧,而上接仲景真传者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