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《我成了姐夫的外室》

葛根解肌渴治发热恶寒,头痛项强,伤寒温病。牛黄丸治风痫因汗出解脱风邪乘虚,迷闷搐掣涎潮,屈指如计数是也。

余症见一小儿十一岁,面色青白,或恶寒发热,鼻间黄白,盗汗自汗,胸膈不利,饮食少思,常怀畏惧,用二陈、黄连、酸枣、茯神之类不应,余以为脾肺俱虚,不信,自用朱砂安神丸,更寒热往来,泄泻不食,余用六君、当归、黄而愈。紧数乃惊风为患,四肢掣颤。

无择灯花散治心燥夜啼。 若既服而前症仍作或益甚者,此邪气已去而脾气亏损也,宜用异功散加芎、归补之。

 东垣补阳汤治阳不胜其阴,乃阴盛阳虚,则九窍不通,令青白翳,见于大,乃足太阳少阴经中,郁遏厥阴肝经之阳气,不得上通于目,故青翳内阻也。至若身热脉弦数,战栗而不恶寒者,瘅疟也。

若小儿忽然大叫作声者,不治。脑疳者,头皮光急,满头并疮,脑热如火,发结如穗,遍身多汗,腮肿囟高。

凡风邪外伤,法当表散而实腠理,其用下药,非邪传于内,及胃有实热者,不宜轻用。又曰∶阴精所奉其人寿;阳精所降其人夭。

Leave a Reply